特侦组公布未来开拓重大弊案的方向,时值侦结「国安密帐」起诉前总统李登辉之际,引发社会不同反应,从好的方面想,代表特侦组无畏政治蓝绿,主动开拓案源,期望弊绝风清。

从另个角度看,特侦组虽对侦办案件设立「门槛」,却可能因此弱化地检署功能,有碍办案传承;因此,特侦组宜择大恶而伐之,才不损其成立宗旨。

检察总长黄世铭,嫉恶如仇,性格刚正,办起案来「只问证据,不问身分」。自去年初,获立法院同意担任检察总长后,不改以往主动积极办案风格,改组后的特侦组,也确实办了不少让国人印象深刻的特殊重大案件,包括司法官贪渎的正己专案、首长特别费清仓、罗福助炒股案、江国庆错杀案及国安密帐巩案等。

细数个案虽件数不多,但特侦组「重质不重量」,几件大案办下来,虽然招致正反评价,却也让民众感受到君王犯法与庶民同罪、正义得以伸张的印象。故对所谓的「政治追杀」、「受中共指示」等批评,若只是为特定目的之发言,丝毫无损特侦组的价值。

如今,在巩案起诉,正反评价不一下,特侦组主动开拓案源,纵使总长有权指定侦办,但从都更、公共工程、企业贪腐、土地重划到司法官贪汙,都属一审地检署管辖侦办重点,此举固然有向弊案宣战的意味,但前总长任内留下的不少旧案,是否都已清仓?旧案未办完,又要开拓新案,特侦的人力能否负荷?

再从检察制度百年大计的角度,如果案件都由特侦组侦办,或经其查证后发交权责地检署侦查,相对会弱化地检署的办案能力及经验传承。特侦组应该耐得住寂寞,倾全力侦查重大特殊案件,如果包山包海,特侦组就不「特别」了。

(中国时报)